2年现金14亿元董事长因涉嫌欺诈被捕“莆田第一股”*ST上市并下跌

州报道身披福建“百家重点企业”、福建三大印染企业之一和“莆田第一股”等耀眼名号的*ST众和(002070.SZ),随着近年来业绩的滑坡,高管涉嫌利用信披误导预期,两年套现14亿元,董事长涉嫌合同诈骗挪用资金等,使这家头顶光环的公司渐渐陨落,一步步走向退市尽头。

退市之路5月18日,*ST众和发布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公告称,深圳证券交易所5月17日宣布决定终止*ST众和股票上市,5月27日起*ST众和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后,将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公告信息显示,*ST众和因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3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股票已于2018年5月15日起暂停上市。

公司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7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为-11.03亿元。

*ST众和于2006年10月登陆A股市场,公司主营业务为中高档棉休闲服装面料的开发、生产和销售。

其创办于1993年,前身系福建莆田华纶福利印染有限公司。

自*ST众和上市后,曾于2010年创下了8456万元的巅峰净利润,然而自此业绩便开始一路滑坡。

相关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4年,公司归属净利润分别为8456万元、6872万元、4147万元、4209万元、1334万元。

随着业绩的不断下滑,*ST众和于2015年出现了上市以来首度亏损,此后几年亦持续亏损未能实现捏亏为盈。

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公司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47亿元、-1.99亿元、-10.4亿元、-5.73亿元。

A股公司因业绩因素的退市标准是连续3年亏损就要暂停上市(暂时保留代码和资格),如果之后6个月内仍继续亏损就要面临退市处理。

2018年5月15日,*ST众和因为连续3年亏损被暂停上市,持续第4年的亏损之路亦使其最终走到了退市的尽头。

2019年5月初,沪深交易所分别发布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整体分析报告,其中均对退市制度做了强调。

深交所表示,退市制度是资本市场实现优胜劣汰、有序进退的基础性制度。

为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优化市场生态,近年来上市公司退市逐渐市场化、法治化、常态化。

上交所称,进一步落实完善退市制度,疏通资本市场出口渠道,加快重大违法违规公司、僵尸企业、壳公司等劣质企业的出清,促进市场生态净化。

“莆田第一股”的陨落如今已经走到退市地步的*ST众和也有过辉煌的历史,它也曾经在莆田一系占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号称“莆田第一股”。

*ST众和创始人为许金和,2011年其子许建成接任公司董事长,2015年股市高涨时,*ST众和市值一度达到200亿元,许金和、许建成父子身家达数十亿。

2010年,*ST众和原有的纺织印染主业开始出现滑坡,2011年31岁的许建成成为公司掌舵者后,并没有继续扶持发扬原有主业,反而进行多元化发展,大步迈入钢铁行业。

然而2012年上海钢贸事件爆发后,并引发了一系列的信贷危机,*ST众和的隐患逐渐暴露。

或为了维稳股价,*ST众和转而向新能源产业谋求发展,并凭借着新能源的概念在2016年将股价重新拉回高位30元/股。

新能源这个新兴的概念虽然帮助*ST众和股价回升,但未能拯救“莆田第一股”的陨落。

2012年7月,*ST众和公告了一份框架协议,拟通过股权受让及增资,从厦门黄岩贸易有限公司手里取得厦门市帛石贸易有限公司控股权,从而持有阿坝州闽锋锂业有限公司(下称“闽锋锂业”)及深圳市天骄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控股权,闽锋锂业名下最重要的资产就是被称为“中国第一锂矿”的马尔康金鑫矿业。

在闽锋锂业控股的股权转让事件中,许建成一次又一次用资本运作的方式将股权进行移动,来规避责任,并对合同剩余款项拒绝支付,进一步导致了*ST众和陷入困局。

记者发现,截至2018年5月暂停上市停牌前,*ST众和股价定格在3.92元/股,距离2016年6月份的高位,期间累计跌幅已超85%;相较于巅峰时的近200亿元市值,如今也仅剩24.9亿元。

持有该股的6万多户股东,更是面临一地鸡毛。

值得注意的是,据公开资料显示,*ST众和实际控制人许金和、许建成父子自2015年3月18日至2017年4月28日,累计减持所持*ST众和股份近20次,合计套现约14亿元。

有投资者质疑:“许氏父子早就有套现后跑路的打算。

”另外,自2013年以来,许金和、许建成父子已20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没有还清的外债曾高达13亿元,*ST众和也先后多次登上失信黑名单。

董事长涉嫌诈骗2017年5月,*ST众和董事长许建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逮捕,此时的*ST众和已因为连续两年亏损披星戴帽、年报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直接遭遇18个跌停,创下当年A股下跌之最。

2017年8月16日许金和提交告知函称:其计划于近期通过股份出让及表决权委托等方式转让其本人及许建成对众和股份的控股权,以清偿其本人及许建成的所有债务。

2017年9月26日,*ST众和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公司董事长许建成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许建成开展调查。

2018年5月30日,福建证监局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称,*ST众和在2016年、2017年部分定期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同时,未及时披露未能清偿到期重大债务、主要资产被查封、订立转让子公司股权的重要合同、公司董事长许建成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等重大事项。

行政处罚为投资者证明公司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提供了有力证明。

凡在2017年3月22日至2017年5月11日期间买入并持有*ST众和股票的投资者,具备了向公司要求赔偿投资损失的资格。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上海法学会金融法研究会副会长宋一欣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接收*ST众和股份维权索赔案件大概有上百起,处在立案阶段,该公司的退市不影响投资者诉讼维权,权益受损投资者可以向法院起诉,通过法律途径挽回损失。

2019年4月18日,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挪用资金案在四川省汶川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许建成被检方起诉涉嫌合同诈骗罪,涉及金额约3亿元;涉嫌挪用旗下马尔康金鑫矿业有限公司(下称“金鑫矿业”)的采矿权向中融信托贷款2亿元等,用于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支付个人还款保证金。

*ST众和两大主营业务,传统的纺织印染板块萎靡不振,正在谋求逐步变卖剥离。

新能源板块核心资产闽锋锂业旗下的金鑫矿业2015年对外融资2亿,成本高达17%/年,也出现了逾期违约,采矿权被申请执行拍卖。

2018年5月,*ST众和一度引入兴业矿业受让这笔违约债权并提供资金,但因为金鑫矿业上层股权被司法冻结,无法推进。

树倒猢狲散,*ST众和高层频繁辞职:2017年7月,公司副总裁莫洪彬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辞职;2017年9月30日,公司独立董事朱福惠提出因个人工作繁忙,不能履行职务,书面提请辞职;2017年10月30日,詹金明因个人健康原因提出辞去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等职务;2017年11月2日,公司副总裁张子义因个人原因提交辞职报告。

2018年8月10日,朱小聘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