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商品扭转人民币贬值,提振美元打破噩梦

深圳报道称,商品市场的窒息正在扮演一个激动人心的角色。

对美国12月加息的预期很高。11月23日,美元指数突破100点,直接引发大宗商品市场恐慌和下跌,周一为黑色。

同一天,国内商品市场充满悲痛,上海镍、沥青、甲醇、菜籽粕、硅铁等品种跌入极限。国际市场开盘时镍价下跌4.91%,为12年来的最低点,而其他品种下跌约2%。

他说:「这是继十月中旬以来商品市场持续下跌后的较大跌幅。

“11月24日,广东一家期货公司总经理告诉记者,在美国加息的压力下,说大宗商品触底还为时过早。

此前,全球股市也经历了大幅调整,a股在前几个月甚至下跌了近一半。

一年多来,美元一直在加息,对美元走强的预期引发了全球资金涌入美国。

那么,接下来人民币会对美元贬值吗?央行副行长易纲表示,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后,将保持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

市场认为,2016年人民币将面临贬值的压力。

美元指数已突破100%,成为“风向标”。过去,美元加息也引发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资本市场动荡,甚至金融危机。谁将是下一个被枪杀的人?今年,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场都经历了严重的冲击,预计美国将加息。

美联储(fed)加息的预期已经悄悄推高了美元,打破了12年来的高点。

“从周一(11月23日)的下跌能量来看,价格下跌没有刹车。未来自下而上将取决于全球经济复苏的明显迹象。

“期货公司总经理表示,商品经历了几年的下行通道,尤其是最近两年处于快速下跌时期。

这一天,上海铜价创下6年半以来的新低,而上海镍粉和菜籽粉价格创下历史新低。

国外市场,伦敦金属交易所三个月期铜跌2.3%,创2009年5月以来最低;期锌下跌3%;锌价最近也跌至每吨1500美元下方,为近7年来最低位。在国外市场,伦敦金属交易所三个月期铜价下跌2.3%,为2009年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锌期货下跌3%;锌价格最近也跌至每吨1500美元以下,为近七年来的最低水平。

大宗商品价格继续暴跌,这几乎可以说是一场崩盘。例如,铁矿石价格在过去两年下跌了70%,焦炭价格在过去三年下跌了70%以上,橡胶价格在过去四年下跌了80%以上,镍价格在过去八年下跌了近90%。

这一天,美国原油期货下跌3%,黄金价格接近6年半以来的低点,现货黄金下跌近1%,基本上在本月交易日下跌。

与此同时,被称为“国际贸易晴雨表”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近日再度暴跌,跌至30年低点。

与此同时,全球股市表现平平,并没有惊慌失措地杀跌。

香港恒生指数开盘持平;a股上证综指收盘仅下跌0.56%。

“美国已经加息一年了,股市对此完全有所预期和回应。

英国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告诉记者,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从5月份的18000点下降到8月底的15000点,a股上证综指从5000点以上下降到3000点以下,都是美国加息的“预演”。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旦美国加息,这将是一个长期过程。在利率上升的情况下,谁会第一个下跌?”上述期货公司总经理表示,美元指数超过100对资本市场来说是一个“可怕”的信号。

更多人民币空对美国在近年持续复苏后,加息的预期越来越强烈。

招商银行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美国很可能在12月加息,“从发达经济体的情况来看,美元将独力进入加息周期”。

原因是2009年美国和欧元区的失业率相当,均超过10%,但从那以后,美国的失业率持续下降,最新数据降至5.0%,达到繁荣水平。欧元区失业率在开始下降前继续上升至12%,仍高达10.8%。

与此同时,美国的经济失衡也有了显著改善。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大幅下降。居民储蓄率也有所提高。美国经济正在持续增长。

美国加息在即,人民币会贬值吗?11月23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暴跌约180点,至6.4353的3个月低点。

11月22日,易刚在一次主题为“中国经济热点问题”的学术研讨会上表示,虽然不同学者或机构对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的趋势做出了各种预测,但我不会对这些预测发表评论,但人民币将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然而,人民币贬值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

11月19日,高盛(Goldman Sachs)在其报告中表示,明年新兴市场资产反弹的最大风险是人民币“大幅贬值”。

瑞银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还表示,中国经济形势和美元升值的步伐对于确定人民币大幅贬值的风险更为重要。

工业生产疲软导致消费急剧放缓,这可能导致人民币汇率大幅下跌。

美银美林策略师大卫·吴(DavidWoo)认为,2016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下跌10%,到2016年底将下跌7%。

刘东亮认为,随着利差开始推动汇率,2016年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将更加难以消退。这可能只是一个具体时间的问题。中国经济是否稳定将决定贬值预期的实现程度。

许多机构唱空人民币,但花旗大声唱空美元。花旗全球外汇策略主管史蒂夫·能兰德(StevenEnglander)在最新报告中表示,美元前景或大幅回调,因为美联储决策者没有理由“取悦”美元多头,建议投资者提前锁定美元多头获利,而不是等到12月美联储会议之后。

该报告预测,美国2016年1月至2018年1月的加息幅度可能会升至每年55个基点以上,“即使长期非杠杆投资者买入美元,也不足以阻止美元大幅回调。”

光大证券宏观分析师崔荣蓉认为,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未来加息步伐将放缓,“因此,美元指数在第一次加息预期实现后(约3个月)可能会周期性走软,但考虑到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分歧,美元汇率在中期仍将受到支撑。”

美元利率的上升实际上是对美元升值的提前反应。美元自2011年以来进入强劲周期,自2014年以来大幅升值。迄今为止,人民币已从低点升值36%,相应的欧元等非美元货币也持续大幅贬值。

那么,对于人民币来说,在第一次美元加息后,下一个空窗口期的压力反而会减小,但从中长期来看,随着美元继续加息,压力不会减小。

谁会遭受另一场灾难?对美元利率上升的预期推高了美元指数,这已经让一些国家痛苦不堪,尤其是那些以大宗商品出口为主的国家。

从过去来看,在强势美元周期期间,一些国家或地区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危机。

崔蓉表示,金融危机已经在一些国家出现,包括去年以来俄罗斯货币贬值,许多国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还没有,它实际上是从美国的QE收缩开始的,也就是说,在2013年底,各方面脆弱的联系已经爆发。

未来取决于利率的提高和经济如何改善。如果脆弱的经济不复苏,将来还会有其他国家受到影响。”

美元走强引发的历史悲剧一再上演。

因为一半以上的国家采用相对固定的汇率制度,主要是盯住美元。

如果美元加息,随之而来的紧缩将会循环利用来自世界的流动性,各国货币的贬值将被迫再次收紧。一旦经济结构本身出现问题,其危机将不可避免。

然而,在美国加息周期中,与美元指数完全相反的大宗商品将会更加糟糕。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蒋超表示,脱离美元周期并不容易。其他一些新兴市场不可避免地陷入混乱,需要警惕债务风险。

俄罗斯、马来西亚、阿根廷、智利、印度尼西亚、巴西和其他外国拥有远远超过100%的债务/外汇储备,债务风险应该得到防范。

那么,中国将如何回应?蒋超认为,短期央行仍将与外汇储备、利率和汇率作斗争,货币政策将受到限制。今后,宏观调控可能主要是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协调。

目前,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结构调整和转型,从传统制造业向以服务业和新兴产业为主的经济结构转变。因此,对全球资源的需求将大大减少。在强势美元周期下,大宗商品的复苏仍遥遥无期,一些资源出口国的压力并未减轻。

国泰君安宏观主管任泽平认为,中国目前正处于加速转型时期,从快速下滑时期进入缓慢触底时期。“中国经济可能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触底,包括房地产投资、出口和库存,增长率可能已经触底。

未来经济将呈“L”型,但在杠杆作用下,这只是一个微弱的平衡。

经济结构将发生巨大变化,从重化工业升级为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

发表评论